快乐生活
400-600-9999
施工保障banner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振兴南路新治大厦1251
电话: 400-239-2285
邮箱:

北京赛车投注@qq.com

商业空间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装修案例 > 商业空间 >
黄海涛:2000-20 06年我投的项目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8日电(曹卉) 在创投圈,有一句调侃的话用来总结创业公司的变现路径,“To B To C, To VC ,To BAT, To IPO”。上海智能产业创新研究院院长、领复资本合伙人黄海涛,就是创业公司在寻求早期资本注入时可能会遇到的一名VC老将,可他并不会是创业公司的变现之门。

  黄海涛于2000年就已经开始在复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从事风险投资,他形容那个时候的VC界,“做风投,要么国资要么美元基金,从VC界聚会一间会议室就能挤满全行业,到现在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到的都是天使投资人。”黄海涛亲历和见证了风险投资界20年的路程和风风雨雨,对人性——不可战胜的思考也越来越清晰。

  近20年的时间,打磨出来的不仅仅是对项目极高的敏感度,更是其看清问题本质的能力和如何快速应对的行为操作。风险投资,意味着风险在前而回报在后,想得到回报的前提是要极其深刻的认知这个商业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尽量规避政策调整可能带来的不必要的麻烦,也包括提高对新兴行业的认知速度以及遇到挫折后的感受和自我的重新再认知,这些统统都要融入到自身的认知系统中。

  黄海涛说,世上并没有可套用的投资公式与共识,如果想在这行业存活得久一点,早于财务报表反映现象之前的嗅觉必不可少。

  相比,针对部分媒体描述的资本寒冬,他更坚信这是近年来最佳的投资机会正逐步而来的步伐声,因为价格正在越来越接近价值的临界点,行业也在逐步回归到投资的本质。

  之所以说他不是创业公司的变现之门,并不是说没有投资失利过。作为一个超早期投资者即便有着种子轮投资5年时间7成以上的较高生存率的战绩,也无法保证要不得不面对清算甚至是创业者跑路的窘境。而在日积月累的投资实践中,对于投资与割肉,黄海涛有了另一番感悟。他认为“所谓割肉,不仅仅是钱不再投了,时间和精力也不会再投的。有时候就得当做从没投过这个项目。”

  黄海涛把商业的原点,归结为“发现有人买单的需求”,技术的价值不在于技术的实现难度而在于客户支付意愿的高低。他不怎么说情怀,把情义和生意区分得很干净,教其他年轻的投资经理做投资时多用量化的思维思考,而非感性化思考。在我做采访前,曾在线开了一个项目投决会,他反问投资经理,“什么叫未来发展应该不错?具体的市场有多大你算出来了吗?做投资人,最要分清楚创业者传递的信息中预期和事实的差别”。

  中新网上海:早些年,您做风险投资,IRR数据能达到多少?成功案例有哪些?

  黄海涛:2000-2006年我投的项目,只有一个是微亏的,其他都是有盈利的。有一个项目是微赚,IRR有17%。但17%按照五年的时间比来算,是亏的。我举第一个套现退出的项目吧,2001年我们投资了复旦金科100万,然后2002年是180万退出。还有退出的比较大的复旦水务在2007年退出部分6倍以上,剩余的将以不低于100倍的回报于近期退出。另外还有几家,虽然没有增长,也未退出(应LP要求)但通过分红也有着少则7-8倍高则20倍以上的回报,由于早年的很多项目都是平价投资进入的,这种情况即便是分红也能在2-5年内拿回投资本金。

  中新网上海:所以,您在天使投资时,不喜欢长期陪跑,而是第二年第三年有新基金进来就退出?

  黄海涛:其实,做早期投资,大家都希望一年两年可以出来,但至少我进去的时候,是做好了思想准备,这笔投资可能要等八年可能十年甚至十二年再退出的。因为企业家的成长是有周期的,再强的学习能力,也需要5-8年的时间才能相对成熟,行业的学习也是要有时间的,所谓隔行穷三年的老话,在一个有历史的行业里是无法避免的。要有种树的心态,不在乎它短时间的波动,才能做早期投资。

  黄海涛:20年前做投资,我们基本上说百里挑一。 从概率上表达,就是企业是有百分之一或者二的成功率能活下来的。我们看一百个项目,就可以投一个项目。

  现在做投资,可能真的看了有一千个项目却不一定敢出手了。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投资节奏越来越慢。这些是有原因的:一是创业者数量近期是下降的但比起二十年前要多得多;二是在宏观经济增速下降的大环境下很多行业的机会不那么漂亮。现在VC在大量资金的推动下,有大量的人进入赛道,无论的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但任何一个时代能够赚大钱的机会就那么多,这导致我们筛选项目的成本大量增加,项目的成功率也会随之下降。

  现在的投资环境,让我们做投资的难度比以前更难了。不过VC本来就是一个每五年淘汰95%的行业,无论机构还是从业者。

  我刚刚在开投委会,讲一个医疗项目,你在旁边也听到了。这个项目很明显,有可能他今后一年的利润也就一两千万,怎么能够支撑他一点五亿的估值?但这个项目上一轮估值已经1.2亿,我们高价格进去之后能退得出来吗?价格趋近理性,才是做投资的好时机。

  前两天看到一个项目,说企业上市了,天使投资人获得了40倍回报。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吗?我们听了都哭笑不得,这在当时是多大的泡沫进去的啊?早期投资到上市,如果没有500倍以上的回报,这样的天使投资,根本不足以抵挡你的风险。

  天使投资的风险很大的,你就算最快的一个企业上市,怎么也得五年的成长。无论是一个企业的成长,还是企业家成长,它都是有时间周期的,没办法,人的学习曲线就在那里。五年到八年,我们站在宏观行业的角度来看,有些行业更新的速度太快了,企业家还没有成熟,这个行业已经成熟,就又被颠覆了。

  黄海涛:我一直说我喜欢投三种人。第一种,我很愿意投女性做到500强或者大企业的高管,在生完小孩后第一次创业的。第二种,我愿意投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折腾生意的人。因为所有的老板都是有实习期的,不可能一下子上来就能做老板,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他一定要摸爬滚打过,有胆子敢去承担这种风险。我愿意投这种人尝试多了才会有机会。第三种,赚过钱的人我愿意投,不是说靠着行业红利冲进来赚过钱的,可一有竞争就立马放弃的那种。

  失败的人,如果是一次失败,我不会介意。但是总是失败,失败多次我会很谨慎。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在中国失败一百次抵不上一次成功。如果一次失败,可能是运气不好;三五次都失败,这个人是肯定有问题的。

  中新网上海:为什么青睐做到全球500强的女高管,生完小孩第一次创业做投资?

  黄海涛:你想过早期投资的本质投什么吗?本质上,我们要投的是企业家的价值洼地。怎么解释企业家的价值洼地?就是它的价格不高,但它价值远远超过当时当期的市场价格的企业家。

  如果说男性45岁以上500强高管,他出来创业,有一堆的投资人要投他的,这是白马。白马是我不愿意投的一种,其一估值极其高。其二如果说从创业到成功是0到100,但从0到1的失败率并不比其他新手低, 500强的高管习惯在大的平台上,有各种资源充分支持,有各种充分的信息方便去做决策。但离开了500强的平台后,在资源信息不充分甚至严重匮乏的情况下打仗是这种人完全不适应的,无论经验还是心理。他们都很难过0到1,往往老手可以打10枪的钱只够他们打1枪。当然过了零一之后,尤其是从10到100它会发展得很好。

  全球500强的女性高管不一样,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女性能在500强里面做到高管地位肯定有过人之处,绝对不是光靠溜须拍马就能获得竞争的胜利。她的能力或许比他的同级的男性要强,才有可能处于这个位置。

  第二点,中国女性面对的社会责任首先是生育,哪怕她有机会创业,在小孩出来之前都不太会轻易去创业。所以这才是我说的企业家价值洼地。而男性,如果有一颗创业的心,往往在年轻的时候就会尝试做老板了,打工到45岁以上才想创业的,很多是失业型创业,并没有一颗企业家的大心脏。

  第三点,女性经历了生育,也就走了回鬼门关,没什么痛苦是不能忍受的,没什么矛盾是不能看淡了,相对的韧性,宽容度都更好。

  黄海涛:现在你会认为soul是那种高精端的人群线上聚集地,但是当时投这个项目的时候还不是。我和我南大一个校友也是我另一个基金的合伙人邬健敏,闲聊你刚才问的一个话题,什么样的人我会投?当时我就说了这三种人。

  过了一礼拜,她和我讲,有个人正好符合你的投资要求,就是你说的第三种人,女性高管生育后第一次创业,你过来谈一谈。我和创始人交流了20分钟,和邬健敏确认,人完全没有问题,灵魂社交也是社交的一个模式。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小的品类,阳光大道的社交固然好但千军万马,如果soul如果能做到品牌即品类那就会成功!再小的品类也会有机会,做小池塘最大的鱼也没什么不好。

  我那时候投的时候是1700万的估值,昨天的消息刚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15亿美金。

  黄海涛:有啊,衣库是我目前想推荐的一个项目。为什么说有趣?他是我连创始人面都没有见过就投资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里的数据所表现出来的优势就足够让投资人心动了。之前我投过一个有些类似的项目衣橱大爆炸,很可惜,项目没跑起来。

  黄海涛:投资行业都是属于有彩票效应的行业,所以别人说的确定性,其实依旧存在不确定因素。后期投资,拼的是资源,价格,不是投资人的判断力。简单来说,大家都知道这个项目好,你能低成本进去吗?这个很关键。

  而早期投资很考验我们的判断力,但也是我们可以用认知去打破未来的机会。做投资,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它的投资价值是最高的,大家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都算不清的时候往往是价格最高的时候。但等到靴子落地,所有的东西都是用财务数据说话的时候,增长又相对平稳之后就并不性感也不会算不太清楚了。

  黄海涛:我们重点看工业无人化改造,服务业的无人化改造,传感器等元器件如果能满足现有主流产品性能九成以上,但价格在二成甚至一成以内的项目。此外,将人工智能跟医疗结合起来的项目,也是我着重的点,缘于我们复旦这些医院有大量的数据基础。 另外细胞治疗,免疫治疗肿瘤,干细胞治疗器官衰竭或者器质性病变也是我密切关注的领域。医美,抗衰老的除外。

  所有干细胞项目如果主推抗衰老美容,在我看来不是严肃的医疗项目,无法客观评价。(完)

Copyright © 2002-2011 北京赛车投注 版权所有              粤ICP备263952147号         技术支持:北京赛车投注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